Top
首頁 > 集運倉到香港需要多長時間 > 陝西 > 西安集運倉到香港需要多長時間 > 正文

多家知名企業在西安設立“總部” 西安總部經濟居西北第一

[摘要]近年來,國內城市間,正在形成圍繞“總部經濟”的競爭熱潮。

  近年來,國內城市間,正在形成圍繞“總部經濟”的競爭熱潮。

  各大城市,紛紛出台推動總部經濟發展的支持政策。

  繼兩年前年出台《支持總部企業發展若干政策》後,去年底,西安印發了《西安市支持總部企業發展若干政策(修訂版)》,在原有政策基礎上,進一步完善了獎補政策和服務措施。

  深康佳A擬200億投資西安,建智能家電總部

  春節前公佈的“康佳200億投資西安”消息,最近有了新進展。

  據企查查顯示,3月5日,陝西康佳智能家電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本1.2億元,經營範圍包括:家用電器銷售;家用電器研發;家用電器製造等。股權穿透後,該公司由深康佳A和滁州韓上電器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別為51%和49%。

  2月9日,深康佳A公告稱,按“科技+產業+園區”的戰略發展模式及產城融合發展思路,近日與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簽署了項目入區協議。深康佳A擬在港務區建設康佳智能家電總部、康佳絲路科技城、配套項目和產業基金項目,總投資預計約200億元。

  隨後,相關項目快速落地。2月18日,在陝西省2021年一季度重點項目集中開工活動中,西安會場位置就在港務區“一帶一路”臨港產業園康佳項目現場。

  康佳是國內老牌電子企業,近幾年逐漸跨界環保、半導體芯片領域,“科技+產業+園區”也成為深康佳A財報中頻頻提及的“持續推進的長期發展戰略”。

  此前,康佳在安徽滁州、浙江寧波、河南新鄉及江蘇常州建立了智能家電產業園。考慮到區域科研實力、產業配套及招商引資政策,在西安設立產業總部,是此次投資最大看點之一。

  公告顯示,康佳智能家電總部項目一期計劃用地約320畝;二期擬根據業務發展需要,在一期基礎上擴大智能家電投資建設。康佳絲路科技城項目用地約160畝。兩項目皆提及“為加快產城融合和支持項目建設,擬獲取部分配套住宅用地並爭取項目優惠政策”。

  西安迎總部入駐熱潮,帶來經濟與社會效益

  經濟總量跨越萬億的西安,正迎來總部入駐熱潮。

  3月5日,A股上市公司通合科技宣佈,擬在西安高新區投資建設西北總部項目,總投資額不低於4.5億元,其中固定資產投資額不低於3億元,單位用地面積投資強度不低於1000萬元/畝。

  此外,旭輝地產3月3日對外公佈新的組織架構,對西南、西北區域公司進行調整。其中,總部位於西安的西北事業部,將調整為西北區域事業部。

  近兩年,像這樣總部入駐或升級事件,在西安幾乎每個月都在發生。

  加入西安總部“朋友圈”的,既有中國中鐵、中國中冶、中國電建、中國化學、葛洲壩集團等央企,還有華為、騰訊、阿里巴巴、順豐、優信等新興領域知名企業。

  西安目前總部經濟法人單位的數量有多少呢?根據西安市第三次經濟普查資料顯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西安市總部經濟法人單位584個,佔西安市全部法人單位的0.7%。其中內資法人單位540個,佔西安市總部經濟法人單位總數的92.0%以上。

  華商報記者經過多方採訪和查詢,截至目前西安還沒有公佈第四次經濟普查關於總部經濟法人單位的數量。

  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教授談民憲認為,不少大型企業、成長型企業將戰略管理等總部功能向人才、信息、技術等資源中心城市聚集,並圍繞總部打造區域經濟觸角。因此,總部經濟的吸引力,體現出一個地方基礎教育、基礎工業及基礎產業水平。

  世邦魏理仕西安分公司總經理李健介紹,總部企業集中進駐西安,大約從2017年開始。企業總部類型,體現出地方招商引資和經濟發展特徵。目前,西安的總部企業以四類居多:注重研發的科技企業;基建和施工企業;與地方經濟相關的大型國企;設計、文化創意類企業。

  企業總部增量,最直觀體現在辦公需求變化。2017年至今,西安優質寫字樓供應量、吸納量增幅持續排在全國城市前列。一些大型企業總部進駐,還帶來了外包業務的增量。

  “除了為地方帶來税收、投資等經濟效益,總部企業還能創造更多就業等社會效益。”李健表示,由於總部附加值較高,當城市成為“總部高地”時的經濟溢出效應將更明顯。

  京、滬兩強之外,新一線城市發力“搶總部”

  2003年,摩托羅拉在北京設立北亞地區總部,這一年被視為我國“總部經濟元年”。此後,北京成立總部企業協會,培育了一批總部經濟聚集區。

  據北京市社科院中國總部經濟研究中心統計,截至2020年11月,北京企業總部達3961家,為全國最多。

  此外,上海企業總部數量超過3000家,且跨國公司地區總部更勝一籌。

  北京、上海之外,國內城市的總部經濟格局,正發生變化。

  近年來,南京、成都、西安、武漢、鄭州等新一線城市紛紛加入企業總部競爭中。

  華商報記者發現,全國15座新一線城市,絕大部分在近5年出台了推動總部經濟發展的支持政策。不同城市對總部企業規模和成長要求不同,各城市會根據自己實際情況給出獨特定義。

  以西安為例。2018年4月,西安出台了《西安市支持總部企業發展若干政策》,2020年12月,印發《西安市支持總部企業發展若干政策(修訂版)》,在原有政策基礎上,進一步完善了獎補政策和服務措施,並向“6+5+6+1”相關產業適當傾斜。

  西安美好生活文商旅研究院院長夏強表示,一家企業最具含金量的部分在於決策、管理、研發等核心部門。所以,爭奪總部就是為了佔據一家企業價值鏈最高部分,藉此增強在區域經濟中的話語權。國際或區域性企業總部集聚,還能讓城市品牌形象從根本上得到提升。

  “更具吸引力的是,引進企業總部的鉅額收益。”一位財税人士介紹,一家分支機構產生的經營收益,絕大部分税源和利潤會流入總部註冊地;一些企業總部建設,還推動了固定資產投資等,所以“總部經濟就像財神爺,反哺地方財政和經濟發展。”

  比拼綜合實力,西安總部經濟居西北第一

  圍繞總部企業的認定,各地標準並不一致。但無論標準如何,主動權掌握在企業手中。而對地方來説,競爭總部企業比的不僅是一次性補貼,更是綜合實力。

  經濟發展水平,往往是企業設立總部的重要決策因素。截至2020年,全國GDP突破萬億規模的城市已達到23個。除了經濟實力,城市等級也很關鍵。許多跨國公司,選擇第二總部時,首選北京、上海,因為這裏是決策中心和經濟中心,也是人才、資本和信息的交匯地。

  城市等級越高,制度資源、決策地位和信息通達程度,都會有更明顯的優勢。所以,總部的企業分佈,往往呈現出“首都-中心城市-省會-普通城市”的梯隊強弱格局。

  如蘇州,2018年末企業總部達164家,顯示出強勁吸力。蘇州所在長三角地區,是我國最大城市羣,擁有多個經濟強市。因此,蘇州的企業總部,主要以江蘇地區公司居多,跨境企業和國家級總部偏少,這就是吃了城市行政等級的虧。

  城市等級外,金融、區位、科技、人才等,也是影響企業總部落户的權重因素。

  例如,香港之所以聚集大批內外資的企業總部,一方面是因為配套服務業高度發達,另一方面則是其作為通達內地“橋樑”、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西安市統計局曾發佈過一份《西安總部經濟發展現狀分析》,對西北地區35個地級市的總部經濟能力進行計算。西安總部經濟綜合排名第一,在西北地區並無敵手。

  李健認為,各地對企業總部認定標準不同,這可能帶來總部數量計算的差異。相比其他GDP達到萬億的城市,西安最大優勢在於現代服務業。綜合區位、技術、人才、交通和信息等綜合實力來看,在西部地區城市中,“西安總部經濟處於前列。”

  總部經濟熱潮下,還需要冷思考

  從某種意義上説,圍繞“總部”的爭奪,意味着國內城市競爭向新的層次攀升。

  夏強介紹,此前各大城市的人才爭奪戰,將城市競爭從數字指標具象到人力資源。但包括西安在內的城市發現,留人關鍵並非一紙户口,而是良好的就業環境、有吸引力的企業。

  那麼,城市間圍繞總部企業的競爭,將帶來什麼影響?一種觀點認為,簡單來説,城市間的分化將越發明顯。由於總部附加值更高、經濟溢出效應更明顯,城市間的收益將呈現馬太效應,進而加劇頭部城市對腰部城市的虹吸效應。

  不言而喻,總部經濟將為城市發展創造新的機遇。然而,這也給政府管理提出新的課題。

  在李健看來,西安要發展總部經濟需關注三方面:一是發揮自身優勢創造市場價值,讓企業“賺錢”;二是找到人才、留住人才;三是做好服務降低運營成本,幫企業“省錢”。

  “一方面它要求切實改善城市投資環境,另一方面總部企業的到來也在改變城市的內部結構。”一位經濟觀察人士認為,作為接納方,城市需要有一套應對措施,不僅包括房價、消費品價格上揚等潛在問題,還要留意政策向總部企業傾斜時,是否會擠壓中小企業的空間。

  總部企業落地中的變量因素亦不能忽視。幾年前,一家互聯網企業將總部落地國內某城市,拿到數億元政府基金僅一年,就傳出落地失敗、團隊解散的消息,孰是孰非已很難還原。

  談民憲説,疫情過後,我國經濟面臨“雙循環”發展格局,總部經濟將成為地區騰飛的機遇。同時,我們也要清楚認識到我們有什麼,我們需要什麼? 

       華商報記者 李程



來源:華商網-華商報

編輯:胡澤鵬

相關熱詞搜索: 總部 經濟 西安

上一篇:明日起 西安這裏解除機動車尾號限行!

表達看法

本地 集運倉到香港需要多長時間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